郭祭酒的酒

最近跳了开久组的坑

DC:漫画粉,蝙蝠家,灯团,少正初心,哈二小可爱是我男友
足球圈:皇家马德里,荷兰,CR7,堆堆
历史圈:路易十四,法革,战国(秦)三国(魏),本命曹子桓郭奉孝
音乐剧:悲惨世界+法语音乐剧

好怀念暑假随心所欲有梗就熬夜写的幸福生活啊orz

有美人兮

弈辛弈无差

君臣是我最喜欢的cp类型了,尤其是我坤这么美貌的君上。题目和正文貌似没啥关系,那就当做是强调一下我坤的美貌(划重点)


正文:

辛子砚喜欢看宁弈演戏。      

看他在皇帝面前装傻,一脸单纯地说些掉脑袋的话,明明他的父皇大人和他一样心如明镜,只把这满朝文武当傻子耍。

看他在太子面前装无辜,一口一个“太子哥哥”,亲热胜过寻常人家,说什么只谈亲情不谈政事,昨晚却正和自己盘算着怎么把这个“好哥哥”拉下马。

在庭院撞上他逗那只小狸猫,辛子砚也乐意观察一会儿,看他捂着伤口一脸委屈,楚楚可怜的眼神他差点也要信了三分,于是赶忙挪开视线,边看鱼边想些挤兑他的说词。

辛子砚觉得自己挺荣幸,若说宁弈是主谋他便是帮凶,每副面具背后都有他一份功劳,楚王殿下这辈子别想和他撇清关系。

宗正寺的阶下囚,新得宠的楚王殿下,亦或是将来的天盛皇帝,头衔罢了,辛子砚不在乎。他眼中看到的,是一位能给天盛未来的明君,更是个顶顶有趣的妙人。

辛子砚愿意为一位明君出谋划策指点江山,也愿意陪一位有趣之人演上一出好戏。

于是,宁弈刚从宗正寺出来,他当着满朝文武把他说成个不忠不孝之人;宁弈在朝堂上装傻,他心里死命憋着笑,面上还要摆出一副不以为然;太子那边他自然也要照应着,二人面上演着“棠棣之华,莫如兄弟”的戏码,暗中自要有人推上一把。

但,兰香院这一次,连辛子砚也觉得有些出格了。

听到琴声的时候辛子砚就觉得不妙,这琴音沉郁浑厚,不应是教坊女子所为。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这句算是发自肺腑,只是他从这琴音中听出的并非闺阁之情,倒略带几分明君的气度。

“客官,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辛子砚随口应和着,又补了一句,“肤白貌美,技艺纯熟。”


他二人早已不再年少,怎还做些荒唐之事。

但话已出口,自然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

 

辛子砚顾不得思考若是宁乔知道了是会杀了起贼心的自己还是杀了他这不靠谱的六弟,他拉住宁弈的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姑娘容貌姿美,辛某赞叹不已,至于技艺,辛某还是要亲自试过才知。”

 


Rabbit

*我抛下数学滚来更新了!(虽然是小学生文笔而且短小)


正文:

1半夜,拉基蒂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大半,因为莫德里奇正枕在他的胳膊上,金色的小脑袋不安分地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拉基蒂奇小心翼翼地去摸空调遥控器,尽量不把身边的人吵醒,直到他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靠!”

“卢卡,卢卡,醒醒。”

2莫德里奇变成了一只垂耳兔。

3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因为他只是有了一对兔耳朵。

4拉基蒂奇:只?这已经够要命的了好吗?!

也对,毕竟一只真正的垂耳兔不会一边好奇地摆弄着自己的耳朵,一边一脸无辜地看着你,撩得你有什么不好的冲动。

5拉基蒂奇觉得就这么面面相觑一晚上也不是个办法,得想想怎么变回来,于是他决定本着追求科学的精神探索一下那对耳朵。对,追求科学,才不是为了什么奇怪的趣味。

嗯,软软的,很舒服,莫德里奇甚至还贴上来蹭了蹭,让他的手心痒痒的。

动作都开始像兔子了啊。拉基蒂奇忽然觉得就算变不回去也挺好的。

6 卢卡现在好像不太清醒,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拉基蒂奇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经和莫德里奇吻在一起了。


分开的时候,拉基蒂奇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等等,变回来了?


7看着恢复正常的莫德里奇,拉基蒂奇长舒了一口气——

才怪呢。

尤其是当莫德里奇已经抱着他睡着了,小腿不经意间摩擦着他刚才就已经起了反应的某个部位的时候。


“明天还有训练,早点休息吧。”

自己刚才居然就被这么一句话给打发了?变回来的卢卡一点都不可爱。拉基蒂奇默默地在小本本上记了一笔。


“卢卡?”他轻轻摇了摇自己怀里的人,没有得到回应。

醒醒啊,我怎么办啊?!拉基蒂奇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存图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Say Something

*ABO设定,玻璃渣啊,玻璃渣。

在车上听到这首歌,我觉得吧,我都写了一个暑假小甜饼了,不如捅把刀子试试。而且歌词契合度真的挺高的。
没什么敏感词,我觉得连NC-17都算不上,一辆婴儿车,所以求求石墨别再挂我了。
链接评论区

Can't Stop the Feeling(Chapter2)

*校园au,主罗戴厄,有一些万笛。
*上一章发现衔接起来很别扭所以删了一段。
*这章都是罗戴厄。我拉灯了,但是下一章会有车,开心吗?有些人是知道我开车的速度的,所以下一章更得可能会有点慢。多几个小红心小蓝手或者评论我更得就快了(不)

正文:

8.克里斯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鬼话。

9.准确的说,是直到昨晚以前。

10.没什么比没有训练和比赛的周末更美好了。克里斯轻车熟路地摸到酒吧,在吧台坐下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新来的调酒师。
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半长的头发,白色的衬衫,总之一切都那么合他的心意。他甚至觉得对方调酒时不太熟练的动作有些可爱。
克里斯拼了老命才从那双比星空更深邃的眼睛里回过神来。
“我以前没在这见过你。”话一出口克里斯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么老套的搭讪绝对不是他的正常水平。
“我刚来的。”那人冲他笑了笑,“喝点什么?”
“你在调的是什么?”
“尝尝看。”
克里斯看着对方嘴角上扬,微红的嘴唇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紧接着,那片嘴唇便贴上了自己的。
克里斯其实不喜欢和酒吧遇到的人接吻。他来这里寻找刺激,享受生活,而吻会给人恋爱的错觉,像是高中生的小把戏。
但没人能拒绝他眼前的这个男孩,更没人能拒绝这样一个吻。
他的嘴唇很柔软,甚至甜丝丝的。,当对方纤长又冰凉的手指插入自己发间的时候,克里斯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
克里斯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居然任由对方在自己口腔里攻城略地。当他想要掌握主动权而把手伸进对方衬衫里的时候,那人忽然笑着推开了他。
“别在这,我老板看到会杀了我的。”

11.克里斯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空了,床头很贴心地放着一杯水,杯子下面压着一张字条,写着电话号码和署名:Mesut.O。
嗯,可以说是一次完美的性/爱体验,两个人都享受到了,再礼貌性的留张字条,虽然大概率谁也不会再联系对方。
话虽这么说,克里斯还是破天荒地拿出手机存下了那串数字。
填写联系人姓名的时候克里斯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名字有点眼熟。
Mesut...哪个Mesut?O......?我靠不会是厄齐尔吧?!我他妈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校八卦小报上“最想和他约会”的第一名给睡了?!

12.人生有些事情只有亲自试过才知道。

13.比如说,克里斯之前一直因为这个排名的第一居然不是自己而耿耿于怀,但现在他很认同这个排名,比任何人都认同。

看我发现了什么宝贝啊啊啊!八年前的堆堆。救命啊他也太可爱了吧!!!

Can't Stop the Feeling(Chapter1)

*校园au,主罗戴厄,有一些万笛

正文:

1.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身材好长得帅,还是校足球队大腿,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好,你确实没什么理由不喜欢他。克里斯住在207宿舍,和他一个寝室的还有同在校队的马塞洛和莫德里奇。

2.本来还有拉莫斯的,但自从他搬出去和他的学长卡西利亚斯过二人世界,207就空了一个位置。

3.此刻,一夜未归的克里斯正一脸纵欲过度地摸回宿舍,一开门就和莫德里奇撞了个满怀。
“卧槽晚了晚了晚了!”后者一边套上外套一边冲下楼。
今天是周末,所以他约好了和隔壁学校的拉基蒂奇一起看电影。
今天是周末,所以他理直气壮地睡过了点。

4.“Ivan?”莫德里奇有些意外地看着已经等在楼下的人,“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
“没多久。”拉基蒂奇说着帮他拉好外套的拉链,又递上一份早餐。

5.克里斯和马塞洛一起靠在窗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马塞洛:巴萨这小子怎么总往咱们这跑?
克里斯:呵,你真看不见他脸上写满的“Luka我爱你”吗?可惜了,我都没睡到的人难道就这么让巴萨撬了。
马塞洛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你连队友都不放过?!
克里斯:我是真心觉得Luka不错。
马塞洛:得了吧,你想睡的人能从咱们学校门口排到巴萨,只要长得够好看。

6.什么?你问克里斯为什么一夜未归?

7.说来话长,风流了二十几年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栽了的这一天。

记梗(万笛)

我想搞个大事,高铁上太无聊憋出来的脑洞,很狗血,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巴塞罗那新贵伊万×马德里世家卢卡。参考1650以后加泰罗尼亚与马德里的关系。
伊万:温柔,父亲好不容易混进上流社会,希望儿子好好把家业发扬光大。所以伊万喜欢卢卡以后不敢和家里摊牌。但也不能太怂,家里逼得紧了会反抗。
卢卡:早早继承家产,追求自由,不太在意贵族的身份,厌恶腐败又虚伪的上流社会,追求“活着”的真实感。
伊万来处理在马德里的业务,在艺术展被卢卡撩了。酒会上被马德里的贵族欺负,卢卡帮忙。两人度过了罗马假日般愉快的一个星期。在伊万回巴塞罗那前夜开个车?“卢卡,等等,你清醒过来以后会恨死我的。”“我很清醒,而且,如果不这么做那我会恨死我自己的。”按背景设定两家人肯定不同意啊,但是后面怎么发展还没想好,随缘吧,看心情......

起个题目真的能愁死我,要不等我什么时候想好题目了我就动笔。